首页 廉政动态 政务公开 公众参与 重要专题 政策法规 廉政文化 重要链接  
  当前位置:  
 
 
利剑高悬
——大型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一集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09-08 09:13:36    

巡视是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必须有权威性,成为国之利器、党之利器。

我们加强对巡视工作的领导,擦亮巡视利剑,聚焦发现问题、形成震慑。

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巡视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习近平

本集梗概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巡视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举措、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巡视发挥出令人瞩目的利剑作用。十八届中央纪委执纪审查的案件中,超过60%的线索来自巡视。

巡视发现问题,形成震慑,成为国之利器、党之利器。《巡视利剑》第一集《利剑高悬》,敬请关注。

1 揭开一些地方政治生态严重恶化问题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这一根本原则出发,把全面从严治党纳入战略布局,把巡视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举措,赋予巡视制度新的活力,有力推动管党治党迈向标本兼治。

十八届党中央开展了12轮巡视,共巡视277个党组织,对16个省区市进行了“回头看”,对4个中央单位开展了机动式巡视,兑现了全覆盖的政治承诺。党中央的巡视抓住并推动解决党和国家根本性、方向性、全局性问题,发挥出令人瞩目的利剑作用。

十八届中央纪委执纪审查的案件中,超过60%的线索来自巡视。巡视不只是剑指个人的贪腐,也不留情面地揭开一些地方政治生态严重恶化的问题。山西系统性、塌方式腐败和三大贿选案: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四川南充和辽宁拉票贿选案,都是巡视发现的。

【案例】 两次巡视,拉票贿选案浮出水面

王珉,2009年到2015年担任辽宁省委书记,辽宁拉票贿选案正是发生在他主政期间。辽宁省委换届、省人大常委会换届、全国人大代表换届这三次选举中,连续出现违规提名、身份造假、拉票贿选。辽宁省委原常委苏宏章、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郑玉焯,都是通过拉票贿选当选;102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中有45名拉票贿选,参加投票的616名省人大代表中有523人收受钱物,116人作为中间人转送钱物。

王珉曾经担任苏州市委书记、吉林省委书记,这位大学教授出身的官员曾经做出了一些成绩,显示出自己的能力。但到辽宁工作后,他认为已经是最后一个岗位了,不想去得罪人,尽力维持一团和气。省委书记既然是这个态度,拉票贿选渐渐变得全无顾忌,送钱送物几乎都是半公开状态。

除了默许纵容,王珉甚至亲自出面替数名企业老板打招呼,帮助他们获得提名。这背后的原因,是王珉和这些老板有权钱交易,收过他们的钱物。当老板们提出想当人大代表时,王珉自然也就无法拒绝。

作为一把手不去维护选举的公正威严,反而带头破坏,后果极其可怕。一些本来没有拉票贿选的候选人,看到别人又跑又送搞得轰轰烈烈,也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随后也开始活动,拉票贿选行为像瘟疫一样恶性蔓延。

作为省委书记,王珉对选举中的问题,尤其是对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因此,当2014年中央巡视组第一次巡视辽宁时,王珉深感不安。

果然,中央巡视组发现了选举存在严重问题。当时还没有证据指向王珉与选举乱象有关,中央巡视组本着对辽宁省委信任的态度,巡视反馈意见第一条就明确要求辽宁省委对选举问题进行调查和整改。而王珉则认为自己就算过关了,对中央的要求只是走了走过场。

辽宁省实际上对问题根本没有展开调查,贿选官员和人大代表也无一被追责。当时,衡阳破坏选举案和南充拉票贿选案都已经被严肃查处,王珉自认为中央已经抓出了两个拉票贿选案,应该不会再对辽宁的问题较真了。

辽宁省对调查整改的敷衍态度,不仅没能如王珉所愿捂住盖子,反而让中央感到问题可能更为严重。2016年中央巡视首次开展“回头看”,就把辽宁作为四个“回头看”的省份之一,王珉本人也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盯的重点人就是王珉、苏宏章、王阳这些人,盯的重点事就是三次选举,抓的重点问题就是拉票贿选。”时任中央第三巡视组副组长刘维佳介绍。

和大量干部群众谈话是巡视的重要方法,但辽宁参与拉票贿选的人多面广,自然会想尽办法混淆视听,巡视组感觉到了这种看不见的障碍。

人会说谎,资料不会。调阅海量资料,也是巡视组必做的功课,看似寻常的日常文件和记录,有价值的信息往往就散落其中。在查阅资料中,巡视组就发现了指向王珉和选举乱象直接相关的重要细节。

辽宁拉票贿选案共查处955人,其中中管干部34人,省管干部905人,45名拉票贿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523名收受贿赂的辽宁省人大代表被终止代表资格。

【启示】

在忏悔录中,王珉写道:“正是由于我的不负责任,让党中央的权威被漠视,让严肃的选举制度被亵渎,让‘人民代表’的称号被玷污,在全党全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

中央巡视组对辽宁进行了2次巡视,拉票贿选案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对这一案件的坚决彻查,再次给全党敲响警钟。

2 问题导向贯穿始终

“发现问题,形成震慑”,这八个字是十八大以来巡视工作方针的根本变化,也让巡视工作效果获得根本性提升。在2013年中央第一轮巡视启动之前,习近平总书记就做出了明确的重要指示,他指出:“巡视工作要明确职责定位,巡视内容不要太宽泛”、“巡视工作就是要发现和反映问题”、要“发挥震慑力,无论是谁,都在巡视监督的范围之内”。

聚焦发现问题,十八大以来巡视威力陡显。从2013年5月十八届中央第一轮巡视启动,到2017年6月第十二轮巡视收官,巡视组所到之处,问题导向贯穿始终。对这一点,一些落马官员有最切身的感受。

【案例】 机关算尽,抹不平贪腐蛛丝马迹

苏树林,福建省原省委副书记、省长,曾在石油系统工作多年,2007年到2011年间担任中石化集团一把手。苏树林出身大庆油田,干了11年技术工作,此后走上管理岗位,37岁就成为大庆石油管理局一把手,不到40岁就成为中石油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职位不断晋升的过程中,苏树林却逐渐迷失,为一些企业在设备推广、承揽项目、合作开发、销售产品等方面提供帮助,并收受他们的钱物。

除了通过项目牟利,平时,苏树林把国有的石油企业当作可以随意取用的私人银行。下属企业为他定制高级服装、出资购物达数百万元,他都安心接受;私人的各种花销也都在中石化报销,即便到福建任职后依然如此。

苏树林公款报销个人花销,在中石化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当他调职福建之后继续报销时,曾有看不惯这种做法的人在网上发帖议论。苏树林看到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不是停止报销,而是想办法删帖。

2014年11月,中央第六巡视组巡视中石化,当时已经在福建任职的苏树林,密切关注着巡视中石化的情况。中央巡视组进驻中石化之后,陆续收到了大量关于苏树林的反映。报销私人费用、亲属利用他的职权牟利、一些海外项目决策不透明不民主,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等问题,对此,苏树林心里十分清楚,自然感到紧张,他仍然保持一贯思路,想办法要抹平漏洞。

“要了什么资料,看了什么账目,找了什么人,他们密切关注。而且把每一天的情况跟苏树林报告。他当时是福建的省长,利用到北京开会的机会,找共同运作项目的人,资料都赶紧清理,该销毁的销毁,该修改的修改,统一口径。他们私下的这些活动,私下的串通,更印证了他的问题的存在。”时任中央第六巡视组正局级巡视专员、联络员王海峰说。

2015年10月,已经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的苏树林,因为在中石化期间的问题被立案审查。

【启示】

把发现问题、形成震慑确立为工作方针,为巡视工作带来根本改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践证明,中央巡视工作方针完全正确。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利剑高悬、震慑常在,中央的态度是坚定不移的,全力支持巡视工作。”他要求,“巡视组要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找出‘老虎’‘苍蝇’,抓住违纪违法线索。要落实监督责任,敢于碰硬,真正做到早发现、早报告,促进问题解决,遏制腐败现象蔓延的势头。”

3 赢得群众信任支持

当巡视组真正致力于发现问题,各种掩盖伪装其实都不难识破。更重要的是,这也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当群众感受到是真巡视、真发现问题,他们就敢于讲真话,反映真实情况,巡视中大量问题线索都是由他们提供的。

【案例】 见招拆招,一场不动声色的暗战

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武长顺。

武长顺多年来私下经营多家公司,从一开始就精心布局,这些公司无一在他本人或家属名下,全部由朋友、同学、亲信代持。

作为公安局长,武长顺有着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他多年来不断成立、注销各种公司,频繁变换股权,试图让公司背景变得难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对自己名下公司的情况一无所知,能得到武长顺信任帮助他打理的核心团队不到十人,由亲属和亲信组成,每周武长顺会召集他们到家中,听取汇报、做出指示。武长顺还给他们配备了和自己联系的专用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销毁换号。

这些公司的重要业务就是承接交管设施项目,这都是武长顺的职权范围。他还授意下属利用公权力为他清除竞争对手,把一些项目交给他控制的公司垄断经营。他控制的公司承接公安交管部门项目,价格高于市场价,保障公司获得高收益,实际上是用公共财政给私人企业输血。当自家公司和其它公司起了民事纠纷,武长顺动用边控、技侦、冻结资产、查封账户等刑事案件手段,给对手施加压力。

巡视组关注着武长顺,武长顺其实更在关注着巡视组。他已经和亲信们提前统一口径,商量如何应对巡视组。

在和武长顺接近的人打交道时,巡视组并不去直接触碰敏感问题,以免打草惊蛇。巡视组很清楚,这次面对的是一个掌握特殊手段的对手。一边要坚决把线索找出来,一边必须严防对方察觉,这是一场不动声色的暗战。巡视组巡视期间需要每晚开会总结情况、梳理问题,讨论下一步工作方向,在天津,这一切都在非常态下进行。

看似平静无波的表面下,巡视组对武长顺问题的深入了解在有序进行。当巡视组结束巡视离开天津时,许多举报的问题已经被坐实,并成功地做到了没有惊动武长顺。

每次巡视结束后,各巡视组会把问题线索移交给纪检机关,逐一登记存档,同时会提出处置建议。2014年6月,当巡视组向中央纪委移交武长顺相关线索的同时,明确建议把他列为重点对象。

2014年7月9日,中央巡视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馈巡视意见。坐在台下的武长顺以为这次巡视已经顺利过关。7月19日,武长顺的女婿出境办事,触发边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匆忙从饭局赶回家中,召集手下作最后的挣扎。

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5月,武长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结语】

权力来自人民,必然要接受人民的监督。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12轮巡视共处理来信来访159万件次,与党员干部和群众谈话5.3万人次, 发现各类突出问题8200余个。对所有来访来信来电,每一次每一件都认真负责处理。实践证明,巡视监督是党内监督和群众监督相结合的有效方式,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监督的制度优势。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与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在这里相遇,共同维护和促进党和国家的肌体健康。


 
 
 
中共珠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珠海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地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东路2号 
粤ICP备0504171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499号

网站标识码 4404000035